Ivosidenib 显著推迟 IDH1 突变的胆管癌患者的肿瘤进展

近年来,胆管癌基于分子分型的靶向治疗发展得有声有色。前面一篇日志提到了,对于 FGFR2 融合或重排的胆管癌患者接受 pemigatinib 治疗的初步数据。而这个叫做 ClarIDHy 的研究是一项随机、双盲、安慰剂对照的 3 期研究,旨在评价 异柠檬酸脱氢酶(IDH)1 基因突变的胆管癌患者中的 ivosidenib(AG-120)的疗效。这个药物是一个上市药物,目前的适应证是急性粒细胞性白血病。

185 例接受过一线或二线治疗失败的晚期胆管癌患者按照 2:1 的比例随机接受 ivosidenib 500mg/d 或安慰剂口服。因为这个突变主要发生在肝内胆管癌,所以入组的患者中绝大部分(91.3%)是肝内胆管癌,这点跟 FGFR2 变异发生的部位也比较相似。遗憾的是,IDH1 突变在胆管癌中也就只有10-20% 比例。

在主要终点方面,ivosidenib 显著延长患者的无进展生存期(PFS),两组患者的中位 PFS 分别是 2.7 月和 1.4 月(HR=0.37,P<0.0001)。Ivosidenib 治疗患者的中位 PFS 在数值上跟 pemigatinib 一样,看起来有些寒碜,但是对于接受过一线以上治疗的胆管癌患者,这已经算是挺好的数据了。

次要终点 OS 方面,两组患者的中位 OS 分别为 10.8 月和 9.7 月(HR=0.69,P=0.060),看起来没有统计学差异。但是这个研究允许患者进展之后揭盲,如果患者接受了安慰剂用药,则可以在揭盲后 crossover 到治疗组,所以两组间 OS 的差别一定程度上被 crossover 给稀释了。如果使用 RPSFT 方法来校正对照组的 OS 的话,对照组的中位 OS 只有 6.0 月,这样一来,两组在 OS 方面的 HR 为 0.46(P=0.0008)。

2020-05-17 18_51_40-Window.png

此外,ivosidenib 组的客观缓解率只有 2%(对照组 0%),治疗组和安慰剂组疾病稳定的比例则分别是 51% 和 28%。这点跟索拉非尼用于晚期肝细胞癌有些相似,它不是通过缩小肿瘤从而赢得生存优势,而是通过阻止肿瘤进展从而使患者生存获益(抑制肿瘤细胞增殖,而不是通过细胞毒性杀伤肿瘤细胞)。

副作用方面,治疗组和安慰剂组的 3 级及以上不良事件发生率差别不大,严重不良事件的发生率分别为 30% 和 22%。常见不良反应主要是恶心、腹泻、乏力、咳嗽等,心电图上的 QT 间期延长似乎是比较特异的不良反应。在病人报告的生活质量方面,治疗组也更优。这些胆管癌患者在接受干预后 1 个周期左右生活质量就出现了明显下降,而治疗组患者的生活质量下降幅度更小一些。

这篇文章配发评论建议所有胆管癌的患者都有接受基因检测,然而不管是 pemigatinib,还是 ivosidenib,国内患者能用上不知道会是猴年马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