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RAF-V600E 突变的胆道系统肿瘤:达那非尼+曲美替尼二线治疗

ABC-06 研究确定了将 mFOLFOX 方案作为晚期胆道系统肿瘤(BTC)的标准治疗方案。但因为该方案的疗效非常一般(接受该方案治疗的患者 mOS 只有 6.2 月,所以临床上几乎见不到有医生使用这个方案。近年来,BTC 的精准治疗之路越走越宽阔了,前面也有日志提到了 FGFR2 融合或重排IDH1 突变的患者都有不错的靶向药可以使用。这个研究是一项被称为 ROAR 的临床试验的一部分。ROAR 试验是一项 2 期的篮子试验,入组的是 BRAF-V600E 突变的少见肿瘤,目前在 Lancet Oncology 杂志上报道了 BTC 的部分

现在可以看到越来越多篮子试验的设计。简单说,就是将多种具有相似特征的不同器官来源的恶性肿瘤,纳入到一个篮子里面,接受同一种治疗。这个 ROAR 研究就是将经历过了至少一线治疗、存在 BRAF-V700E 突变的少见的实体瘤纳入了进来,接受达那非尼(BRAF 抑制剂) 150 mg bid + 曲美替尼(MEK 抑制剂) 2 mg qd 联合治疗。这两个药物在国内都已经上市了。本届 EMSO 会议上我错过的一个重要的研究也是一个篮子试验,LEAP-005,它将末线不存在标准治疗方案的多种实体瘤入组了进来,接受仑伐替尼+帕博利珠单抗(“可乐组合”)治疗,其中胆道系统肿瘤组入组了 31 例二线治疗患者,ORR 只有 9.1%,ORR 这么低有些有些超出我的想象。

回到 ROAR 研究,胆道系统肿瘤的队列一共入组了 43 例,其中绝大多数是肝内胆管癌(占 91%)。主要终点方面,ORR 为 51%(研究者评估)或 47%(独立影像评估)。从下面靶病灶大小变化的瀑布图来看,大部分患者的肿瘤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缩小。中位的缓解持续时间为 9 月。此外,mPFS 达到了 9 月,mOS 14 月。虽然不是直接对比,但这些数据看都好于对二线治疗患者无差别地使用 mFOLFOX 方案的疗效了。

2020-09-25 22_46_55-Subbiah-2020-Lancet Oncol.png

安全性方面,这个联合治疗的耐受性不错,中位药物暴露时间达到了 8 月,最常见的与治疗相关严重不良事件发生率为 21%,主要是发热。治疗过程中,2 例患者死于败血症,被认为与治疗无关。对于晚期胆道系统肿瘤患者而言,胆道梗阻合并感染的治疗的确是一个很大的挑战。

出处:Subbiah V, et al: Dabrafenib plus trametinib in patients with BRAF(V600E)-mutated biliary tract cancer (ROAR): a phase 2, open-label, single-arm, multicentre basket trial. Lancet Oncol 21:1234-1243, 2020